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热搜小说 >> 废柴无所不知 >> 番外一

说实话, 在被美色|诱惑神情恍惚地答应要恢复记忆的时候,斯然没想到这个过程会如此漫长。

他对这方面的事情理论知识还挺丰富,小黄文没少看过还上手写过,觉得最多不就是两人厮混一整夜顶天了, 要是现实向一点, 大概也就那么一两个时辰。

然而, 他还是太天真了。

修真者……不, 现在应该是仙人,仙人的体质为什么会这么好?

大家身体结构难道不都是一样的两个肾吗?

难道仙人比较秀多长了几个?

也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 斯然满脸潮红, 近乎失神地吐出一口灼热的呼吸,满脸放空道:“差不多行了,节制……节制懂吗?俗话说的好,年少不知……啊, 已经不算年少了,年老更要懂得保养啊——”

云漠手指抚过斯然的后颈,惩罚性地捏了捏:“年老?”

斯然如同一条死鱼瘫在床上,喃喃道:“老当益壮。”

云漠:“……”

云漠眯了眯眼, 身体力行地向斯然展示了仙人的身体素质, 同时还低声问道:“记忆恢复得如何?”

“挺好的,非常好,一流的好, ”斯然忙不迭地来了一连串夸奖,攀着云漠的肩膀, “都记起来差不多了, 真的, 就不用再恢复记忆了吧……”

云漠抚摸着斯然汗湿的额头:“不行。”

斯然:“……为什么啊。”

云漠轻声道:“再巩固一下记忆。”

斯然:“……”

神他妈巩固记忆。

总之, 过程非常非常的漫长且不可说,斯然被迫将记忆巩固了一遍又一遍,每一次都十分的深入骨髓刻骨铭心。

整座洞府被云漠下了禁制,靠着夜明珠来照亮,几乎辨不出白天还是黑夜,等到斯然终于记忆巩固完毕踏出洞府之时,居然已经过了七日。

七日!

斯然捂着心口,觉得整张脸都要烧起来了。

虽然这七日也不是一直在恢复巩固记忆,有时也会说说话睡睡觉,但还是太羞耻了。

他气鼓鼓地在院子里来回走了好几圈,最后找了个木墩子坐了下来。

斯然作为刹然书的本体没有恢复,但是由于天道的帮忙,他的人形还是凝聚的不错的,只是和仙界其他仙人不同,体内涌动的不是仙力,而是混沌之力。

真要说起来,还是离开仙界,去混沌中修炼,速度会更快点。

斯然当然不可能去,他又不追求修为,当初在修真界不还是直到最后都才筑基期,想想也是非常的惨,到最后连个自己的道号都没混到。

他明摆着把自己咸鱼到底的心态跟天道说了,天道无语凝噎片刻,完全没想到整个混沌才出一个的宝贝刹然书怎么就成了这个性格。

天道忧伤了片刻后,又开始撺掇斯然去其他小世界,仙界和修真界的知识云漠已经教了他许多,是时候去其他小世界吸收更多的知识了。

斯然表示这件事情可以考虑,不过不急,等以后当成蜜月旅行还不错。

天道心如死灰地自闭去了。

斯然终于找到了当初将快乐建立在宝书身上的熟悉感,倍感愉悦地笑了几声,起身拍拍屁股准备去找宝书那几个小家伙,刚站起来还没走几步,耳边便传来“哐当”一声。

他闻声望去,看到燕芝满脸震惊地站在不远处,手里那个几乎没变过的双人份大食盒掉在了地上。

好在够结实,里面的吃的没摔出来,捡起来擦擦就行。

不过燕芝没捡,她甚至还一脚踩在了上面踢飞了好几米,然后飞速地冲了过来对着斯然上下左右一阵打量,眼眶都有点红了,喃喃道:“小然?”

一千多年没见,而且自己当初的离开却是有点突然,认识的人都没来得及告别,幸好终于回来了,还有重逢的机会。

斯然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嗯。”

燕芝捂住了嘴,眼中带着泪光,她伸出手像以往一样揉了揉斯然的头发,看着眼前人几乎没有变化的模样,目光温柔:“回来就好,你——”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有些迟疑道:“你的记忆……还好吗?”

斯然敏锐地捕捉到“记忆”两个字,整张脸下意识一片通红,支支吾吾了半天:“……记忆?什、什么记忆?我这几天其、其实就——”

“我对你的本体了解不多,但是之前也听其他人说,像你这样重新化形的,很多都会忘记上一次化形的记忆,”燕芝语气温和,又有些担忧地问道,“你对云漠的事情,还记得多少?”

斯然:“……”

哦。

原来是这个记忆。

斯然暗自唾弃了一番自己的脑子,扬起一个微笑,给燕芝吃了颗定心丸:“放心,我记忆……都挺全的,一点都没忘,您放心吧。”

燕芝总算是放下了心,满心感慨一时间竟不知道从何处说起,拉着斯然絮絮叨叨了一会,随意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化的形?”

斯然脸又有点烧起来的迹象:“……七天前吧。”

“怪不得,前几日我还来了一趟,见这边洞府紧闭,还以为云漠出门去了,”燕芝道,“看来那个时候,你们就已经在——”

“在叙旧,”斯然坚强地补上了后面半句话,“久别重逢,聊聊天……这种。”

燕芝微微一顿,恍然大悟道:“我听说化形头几天都会有些不稳定,还以为云漠在帮你稳固人形,不过叙旧……怪不得,听声音觉得你的嗓子有点哑。”

斯然:“……”

嗓子,有点,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斯然几乎要升天,用最后一丝镇定维持住表面的冷静:“嗯,可能有点,说话说太多了吧。”

能不多吗,叫都叫哑了。

燕芝对斯然的异常毫无察觉,又感叹道:“真是太好了。”

云漠这么多年来的努力与坚持,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旁人觉得他是在做无用功,但只用剑宗内的,和一些关系比较近的人才知道,这是支持云漠走下去唯一的希望了。

好在终究是有回报的,哪怕过程漫长了一些,结局却依旧是燕芝常看的话本中,那俗气又美好的有情人终成眷属。

燕芝低头擦去了眼角的一点泪花,她终于想起了那个不仅摔了个跟头还惨遭脚踩的食盒,折回去把它给捡起随手收了起来,远远地挥了下手便离开了,说是要把这个好消息跟大家说说。

斯然心想,看来未来几天这块要热闹起来了。

燕芝还没来的时候,他试着放开神识扫描了一遍这个处于仙界的洞府,发现云漠的爱好和在修真界时基本没变化。

单独一块区域和其他人远远地隔了开来,中央一座不算大的洞府,旁边有栋可爱的小屋子,周围有大片大片的花丛,里面的花乱七八糟毫无章法地长了一通,再往外就是一圈的小树林。

斯然眯着眼睛盯着那些花丛,他还记得自己和云漠还没重入轮回到修真界的时候,洞府附近也有这样一片花丛,但那片花丛是精心规划种下来的,颜色丰富又不显错乱。

不像现在这样,把花种子绑鸡身上溜达一圈,种出来的效果也比这个好。

斯然沉吟良久,觉得这种红绿黄紫搭配的画风八成是鬼迷草的锅。

他刚想问问那四个小家伙去哪了,就看到云漠从洞府内走了出来,手里拿着瓶丹药,捏了一粒出来送到了斯然嘴边。

斯然顿了顿,一低头嗷呜一口吃了下去。

丹药入口后,化作一股清凉的气流在喉咙口处停留了片刻,斯然轻咳了两声,感觉到之前那种哑哑的感觉好了不少。

云漠帮他抚平翘起来的一根头发:“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斯然实话实说,想了想,又道,“不过我觉得应该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云漠收起丹药:“下次注意。”

斯然狐疑地看着他:“怎么注意?”

云漠想了下:“少量多次?”

斯然:“……”

斯然脑海中有个小炸|弹砰的一下就炸开了。

他气鼓鼓地小跑两步嗖的一下蹦到了云漠身上,两腿挂在了他腰上,故意用手对着云漠的脑袋一阵乱搓,连束发的带子都被他扯了下来,落在了地上。

云漠一头长发披散下来,有几缕落在了眼前。

他眉梢和眼角都透着一股温柔,看得斯然心头一颤,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跟被妖精蛊惑了一样,抓着头发的手缓缓下移,轻轻捧起了云漠的脸,埋下头就是一大口啾咪。

颜控是治不好了,而且还有越来越精确化的趋势,准确来说是只对一个人颜控,且沉迷程度日渐加深,无药可救。

云漠眼底溢出一丝笑意,他在斯然准备抽身时按住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斯然不争气地意乱神迷了起来,晕乎乎地任由云漠动作,这个以斯然开头、本来很单纯的啾咪很快就变了味道,他软着身子整个人都靠着云漠的力气才勉强站着。

云漠揽住他的腰,打横就把人给抱了起来往洞府内走去,斯然勉强扒着云漠肩膀半起了身,挤出几个字:“白日宣淫……不好。”

天还这么亮,大家就不能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吗?

云漠脚步不停,体内仙力微微涌动,窜出一缕冲上了高空,化作一道漆黑的屏障将这一大片区域都笼罩了起来,顿时周围一片昏暗,夜空中甚至还可见点点星空。

“现在不是白日了。”

走入洞府前,云漠还特意停顿了片刻,好让斯然看清外面美丽的夜色。

斯然:“……”

二人从门口一直胡闹到了床上,斯然被弄得迷迷糊糊,中途不干了,闹着说馋了想吃东西,这都化形好几日了,连一点口腹之欲都没能满足,实在是太过分了。

他揪着被子瞪着眼睛死活不松手,云漠便问:“想吃什么?”

斯然眼珠一转,麻溜地报出了一串菜名。

云漠点点头,随手拿了件衣服披在了身上。

他走到洞府内那个狭窄的厨房里,熟练地点了火烧上水,又从一旁保存食材的盒子里拿了点鲜肉和小菜出来,切好准备下锅。

厨房是开放式的,斯然看他这种行云流水般的熟练,越看越移不开眼,目露震惊地裹着小被子凑了过去。

直到好几道菜上了桌,他才恍恍惚惚地坐到桌旁,想起自己却是被云漠教了好多有关烹饪的知识,随便一翻,就是一堆的菜谱。

这大概是技能最全的剑修了吧?

仙界就没红翅金尾鸟了,不过其他味道不错的肉类也不少,斯然爱甜,云漠就做了几道口味偏甜口的菜,还附赠了一道饭后甜品。

中场休息吃完所有饭菜后,斯然美滋滋地在床上打了个滚,觉得这样的生活简直是太美好了。

云漠收拾好桌子和碗筷,随即便走了过来,把打着滚的斯然一把捞进了怀中。

斯然正翻着云漠这么多年给他讲述的各类知识,里边什么样的都有,甚至还有水稻插秧这种朴实且具有生活气息的技能。

他翻了好久,总感觉还有一大类知识给漏掉了,便仰起头问道:“怎么你没跟我说过……咳,就那方面知识?”

云漠就这这个姿势在他的额头亲了一口:“哪方面?”

斯然嘀咕道:“不就巫山云雨红烛帐暖鱼水之欢这类……我感觉你花样还挺多,肯定偷学了,都没跟我说过……”

云漠凑在斯然耳畔:“现在不就是在学了吗?”

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正经,就是话怎么听都有点不对。

云漠托住斯然把人翻了个身,压下去,低声道:“毕竟这种理论方面终归是理论,还是实践比较有效率,不是吗?”

斯然深深地觉得,云漠肯定是背着他偷偷去补课了,明明之前他们还是在同一水平菜鸡互啄的——

云漠又道:“实践出真知,既然你这么积极,我们可以加快一下这方面课程的进度了。”

斯然:“……”

很好,你又污染了一个纯洁的词汇。

※※※※※※※※※※※※※※※※※※※※

我这都已经是手推车了不会有问题吧球球了

喜欢废柴无所不知请大家收藏:(www.resooo.com)废柴无所不知热搜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废柴无所不知最新章节 - 废柴无所不知全文阅读 - 废柴无所不知txt下载 - 执宁之手的全部小说 - 废柴无所不知 热搜小说

猜你喜欢: 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有物种我在古代做储君一品女医炮灰修真指南纨绔天医渣了正道大佬后我翻车了诱国士假千金的红包群通房宠繁花锦绣不及你花妖仙途重生初中:神医学霸小甜妻凤鉴录伏波我在横滨收集信仰我怎么成了贾元春炮灰养包子林府长女[红楼][快穿]逆袭成男神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宠物小精灵之雪华剑宗师妹她手握魔杖星际上将穿到古代后奸夫是皇帝
完本推荐: 游戏之狩魔猎人全文阅读黄金遁全文阅读兽破苍穹全文阅读神武帝尊全文阅读时崎狂三的位面之旅全文阅读我被系统托管了全文阅读无限之配角的逆袭全文阅读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权妃之帝医风华全文阅读天生神医全文阅读都市超级修真妖孽全文阅读神级大魔头全文阅读极品辣妈好V5全文阅读校园护花高手全文阅读泰坦与龙之王全文阅读三国之召唤猛将全文阅读绝品天医全文阅读英雄监狱全文阅读全球高武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命之途女总裁的王牌高手凤啼长安霸婿(又名:不败战神 )诸天大道宗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第九特区超神学院之异能者求生星空炼神八零年代攀高枝大秦:开局十万熟练度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雪狼出击一人得道最佳赘婿一剑独尊全能代课老师穿成八零异能女咸鱼飞升逆天神医妃透视神医在都市霸婿从轮回开始都市:从西游归来的土地公重生狂妃之明月罩西楼佔有姜西家有萌徒养成中你是我的万千星辰太荒吞天诀不灭武尊

废柴无所不知最新章节手机版 - 废柴无所不知全文阅读手机版 - 废柴无所不知txt下载手机版 - 执宁之手的全部小说 - 废柴无所不知 热搜小说移动版 - 热搜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