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热搜小说 >> 废柴无所不知 >> 第三十八章

留影石, 这个堪称修真界监控器和摄影机二合一,且自带大容量存储卡的邪恶存在,岿然不动地顶着斯然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的目光,安稳地落入了云漠的手中, 并被装入了储物袋内。

斯然欲哭无泪地捏着自己手里那个一石两份的留影石, 默默咽了口老血。

狠, 还是你们狠。

这留影石来了两个, 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找理由把云漠手中那块诓过来, 只好任由自己的黑历史流落在外, 说不定未来某天就会爆发出来,杀他个回马枪。

缘箱附近的人逐渐多了起来, 而隐画似乎是专程为了云漠和斯然二人才来的这缘箱边,眼看着他们两人已经取过了蜜泉水, 她也就不再这边上守着, 捏着发尾晃悠到了一边。

斯然和云漠也正好有话要问她,三人便在花圃里找了处阴凉地方站着, 这边还摆了一方石桌和几个小圆凳,只是凳子太矮, 似乎是专供小孩子用的,没人愿意坐上去。

“有件事情,我们想问一下, ”斯然道, “昨天, 有个自称是夜风狼的小孩过来找我们,他说森林那边出了点事, 半空中——”

“夜风狼?”隐画重复了一遍这三个字, “那个蓝眼睛的小崽子?”

斯然一顿:“你知道他?”

“当然知道, 那小崽子说起来,还是我……”隐画说到一半又停了下来,双眼一眯,捏着发尾的指尖打了个旋,语气里满是兴味,“这么说来,你们是答应那个小崽子的请求了?”

隐画的语气有些奇怪,斯然并未多想:“是答应了,主要是担心真的出了什么事,毕竟昨晚我们还被森林那边的——”

“呀,”隐画的目光跟探照灯似的,在云漠和斯然两人身上扫来扫去,眼底逐渐浮现出一种有些诡异的兴奋,“这……好用吗?”

斯然莫名其妙:“什么好用?”

这一日不见,隐画说话是越来越颠三倒四的了,看来这变男变女还是有后遗症,说不定就伤到脑子了。

“嘶……不对,那本好像是男女之间的,”隐画抿嘴一笑,甚至还压低了声音,活脱脱一副街边卖小碟片大叔的模样,“二位想要双修功法,我这还有更好的,还是男子之间的,这效果绝对比那小崽子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好多了。”

斯然:“……”

斯然大脑空白了一瞬,声调陡然窜高:“没有的事!什、什么双修功法——”

隐画无辜地眨眨眼:“那小崽子拿着他的破烂功法把周围的门都敲了个遍了,谁都知道他用那本双修功法为报酬,到处找人帮忙了呀。”

斯然:“……”

那小崽子居然还是个惯犯!

斯然不得不为云漠的清白解释道:“事实不是这样的,我们答应他的时候,还不知道那破烂册子是个什么……”

隐画:“那你们答应他的请求了吗?”

斯然:“答应了,但是……”

隐画:“那你们收了那个册子了吗?”

斯然:“收了,可是……”

“哦~”

这一声“哦”堪称百转千回余音绕梁不绝于耳,隐画捂着嘴笑了几声,揶揄道,“没事,我懂。”

斯然:“……”

不,你真的不懂。

隐画自顾自地笑得很开心,只是这开心并没有持续多久,一股冰冷的寒气冻得她一个激灵,只见云漠神情冷淡地瞥过来一眼,明明没太多表情,却让人心里一个哆嗦,汗毛都立了起来。

她的表情一僵,神情顿时收敛了几分,站直了身子,正经道:“咳,刚刚说的是什么来着?”

“……”斯然顿时感觉到了差别待遇,幽幽道,“话说,小哈敲了那么多门,你们应该也知道森林那边的异常了吧?”

隐画问:“小哈?”

斯然一顿:“给那小孩随口取的,有个名字喊起来方便点。”

“小哈……唔,还挺有意思的,”隐画摩挲着自己的脸颊,“那小……小哈说的事情,我们确实早就知晓了,不然的话,这异常可就不会仅仅是在森林里边了。”

斯然一愣:“可小哈说,你们都不相信他的话——”

“那还不是因为,没有人想要他那本双修功法嘛。”隐画叹了口气。

斯然:“……”

隐画慢悠悠道:“小哈性子执拗的很,不愿意相信别人,非得要人家收下他的报酬才觉得没被骗,这也巧了,他敲门的那些户基本上住的都是独身一人的,谁需要他那破烂小册子啊,也亏是后来遇到了你们……”

斯然:“……”

斯然努力挣扎道:“我们也是清白的……”

隐画偷笑着朝他眨了下眼睛。

斯然顿时不想说话了。

“控制在森林那边?”云漠声音冰冷,“昨日我们在森林边缘处,遭到了一群野狼的袭击,那时的范围早已经出了森林。”

隐画闻言,眉心一拧:“这污染范围居然会扩散得如此之快,明明前些日子才设了结界,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新的东西出现了。啧,本来想着正值蜜之节,先控制下情况,等节日过去了再做打算,看来是不行了。”

她倒是难得露出这副正经的表情,比起平日里那副漫不经心的姿态,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魅力。

阳光正好,风一吹过,这片阴凉处顶上的大树一摇晃,露出了些许的缝隙,几率趁虚而入的日光投射在了隐画的脸上,照得她的眼眸格外剔透。

斯然看了眼云漠,才问:“所以,究竟发生了什么?”

尘幽谷是剑宗麾下势力,谷内之人大多战斗力一般,如若真出了什么难以解决的异常,到最后还是得向剑宗求援,不如现在就把问题给解决了。

“其实,我们了解的也不多,”隐画回忆了一下这段时间的调查成果,才觉得自家谷内的调查队效率堪忧,“最初的异常出现在三四个月前,最东边的森林内部,出现了一道悬浮于半空中的黑色裂隙,裂隙里有股空间法则的味道,但谁也不知道对面是什么,投入的一些活物全都有去无回。”

“也就过了一日,这裂隙便开始吐一些东西出来,都是些奇形怪状的物件,上面毫无灵气,用途也不知晓,”隐画按了按眉心,“谁知道这些物件上面附着了一股奇怪的力量,会影响沾染到的生灵的神智,野兽最容易受其影响,谷内的混血倒还好,我就找人暂且把那些物件封存了起来,想着找办法把那裂隙给封掉,却一直毫无头绪。”

“后来,大概每过七日,裂隙就会喷吐出一波物件,这物件上面携带的古怪力量越来越多,逐渐污染了整个森林内的生灵,”隐画叹了口气,“我设了道结界在森林边缘,以免林中生灵跑出,将污染给扩散出来。”

“听你们的说法,难道我这法术多年不用……保质期下降了?”

隐画喃喃自语:“不应该吧,我这脑子不至于退化得这么快,人家还年轻着呢……”

斯然:“……”

一番话下来,他们也算是对这件事情有了些了解。

空间裂隙这种东西,并不算罕见,像北冥海那边,海上到处都是裂隙,一眼望过去跟个渔网一样。

可能吐出东西来的裂隙就少见了,毕竟大多裂隙的对面都是暴虐的空间风暴,只听说过裂隙吞东西的,还没听说过吐东西的。

要是这吐出来的东西不带那种诡异的力量,尘幽谷内的这个裂隙真的算得上是裂隙家族少见的奉献者了。

当下的问题,还是先解决那股力量给谷内生灵带来的影响。

“可小哈是怎么回事?”斯然想起了那只宛如多年没刷牙的巨狼,“昨日袭击我们的狼群内有一只体型巨大的狼,似乎和小哈的气息一样。”

隐画一惊:“什么!?”

斯然没把话说得这么满:“只是气息有点像,或许有什么蹊跷——”

隐画满脸难以置信:“那小崽子居然还真的是夜风狼?难道不是个狗崽子吗!?”

斯然:“……”

云漠:“……”

斯然小声道:“其实我也觉得他挺像小狗崽子的。”

隐画和他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个“还挺有眼光”的眼神。

“既然是小哈的话,结界被破倒也不奇怪了,”隐画伸出手指,欣赏着自己涂成了红色的指甲,“我设下的结界只能够抵挡普通野兽,那小崽子虽然脑子不太好,但也是个灵兽,或许是个混血,甚至是个妖族也不一定……反正要是他也受了那污染的影响,失去理智的话,确实能破了我的结界。”

斯然问:“小哈是怎么回事?”

隐画犹豫了一下:“这个……说来话长啊。”

云漠:“长话短说。”

隐画:“……”

隐画道:“好的。”

隐画略去了大部分的细节,三言两语便将小哈的过往说了出来。

小哈是她某日在尘幽谷入口捡的,捡到的时候是个狗崽子的样子,身上的气息十分杂乱,根本辨不出来到底是混血还是灵兽,后来化为了人形,大家才猜测可能是个混血,但气息和普通的混血却又不太一样。

小哈性子古怪,谷内有人想收留他,他却只想跟着隐画,隐画可不愿意带着这么个小尾巴,随手把他丢给了一个属下,结果第二天这小崽子就翻窗跑了,自个儿住进了森林里,也不见人,完全把自己当成个野兽了。

隐画也能狠得下心,见他死不了,就真的没去管,时间一长,也没人再去管这件事情,至于取名之类的,大家都小崽子小崽子的叫,也没谁想着给他取个名字。

“小哈总说自己是夜风狼,没想到还真能变成狼形,”隐画弹了弹指甲,“我前几日见他还没发现什么,没想到昨日就受了那污染的影响了。”

斯然:“那他脖子上的牌子是……?”

要是狼群脖子上挂个牌子,要是家养的还正常,怎么小哈脖子上也挂了个牌子?

“小哈脖子上的牌子?”隐画眉梢一挑,“我确实在森林里边养了群狼,给它们挂上了牌子,但没给那小崽子挂啊……他脖子上牌子写的是什么?”

斯然:“小蛋。”

隐画怒而拍桌:“好啊!那小崽子,居然敢抢我给最爱的小白狼挂的牌子!”

斯然:“……”

斯然从满脑子飞驰而过的弹幕里面抓出一个,问道:“这群狼的名字都是你起的?”

隐画抬起手,石桌子上留了一个掌印:“怎么了?”

斯然瞅了眼掌印,嘴边的话转了个弯:“……很有品味。”

隐画笑了:“谢谢,你也很有品味。”

斯然:“……”

违心的话啃食着他的良心。

不过,这事情也差不多搞清楚了。

小哈本身情况特殊,有小狗崽子,大银狼和人形三种形态,平时他说自己是夜风狼,但没有人信,谁知道真的能变成狼。

而他脖子上那个牌子,八成也是自己抢过来的,具体什么原因不清楚。

难道是狼形的时候思维方式迥异,觉得别的狼都有牌子,自己也要有?

斯然的这个疑问持续了很久。

森林那边的结界被破,固然有小哈的原因,但这也意味着那股奇怪力量污染的情况愈演愈烈,隐画当即决定前去仔细调查一番,最好能趁着云漠和斯然在的时候,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

她大手一挥,叫了一堆人过来,浩浩荡荡地往森林的方向前进。

斯然和云漠走在最前方,看着这说走就走的气势,斯然有点惊讶隐画的身份,虽说这隐蜂一族是尘幽谷的统治者,但这族人肯定不少,感觉隐画的地位还挺高的。

云漠看出了他的疑惑,淡淡道:“隐画是这一任的尘幽谷谷主。”

斯然:“……”

“谷主?”斯然目露惊悚,“谷主这么闲的吗?”

闲得到处cos谷内工作人员?

旁边的隐画笑眯眯地转过头来:“当然啦,要是不为了悠闲生活的话,干嘛要当谷主呢?”

斯然:“……”

这尘幽谷药丸。

#

尘幽谷东边森林内。

还在森林外时,就能看到不少时而正常、时而赤红着双目的小动物四处横跳,好几只兔子蹬着后腿往斯然脸上扑,被云漠给拦了下来。

等到了森林内,远远的就能看到半空中一个两三米长的狭长裂隙,四围空间扭曲,透着一股浓浓的危险之感。

小哈居然也在,他躲在一棵大树后边,兴许是人太多了,他一开始只露出个脑袋,然而满目的警惕在看到隐画的那一刻消散得干干净净,身后的尾巴摇个不停,眼巴巴地想要凑过来。

隐画冷酷无情:“离远点。”

小哈嘴一瘪,磨磨蹭蹭地挪到了斯然旁边,一双蓝汪汪的眼睛一直跟着隐画在动。

咚——

黑色裂隙周围的空间一阵扭曲,就在众人眼皮子底下,这个极具有奉献感的裂隙开始了新一轮的喷吐——无数花花绿绿、形状各异的东西划过一个圆润的抛物线砸在了地上。

身后的谷内人显然是见怪不怪,隐画叹了口气,道:“就是这些东西,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

斯然一动不动地盯着面前劈里啪啦砸下来的各种东西。

手机壳、耳机、沐浴露、吹风机……各色极具现代感的物件从裂隙里面喷吐而出,让他有种跨越了时空的错觉。

巨大豪华的24寸行李箱倒栽葱砸在了泥土里。

涂了小猪佩奇外壳的吹风机卡在了树梢上。

牛奶沐浴露落地爆开,喷洒出一大片白乎乎的东西。

一看就很贵的大厚重游戏本摔了个四分五裂,看得斯然心口一痛。

草(不是很想承认但这确实是一种植物)。

这到底是什么鬼情况。

斯然在识海里疯狂戳着宝书,宝书慢悠悠地上了线:【真要说起来,这事八成和你有关。】

斯然大惊失色:“不是吧?就那个游戏本我都赔不起!”

宝书:【……】

宝书:【你上哪赔?你这修为回得去吗?回得去你有钱赔吗?】

一连三问直击心灵。

斯然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不需要赔钱后,他逐渐平静了下来:“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宝书:【这个世界的空间本来就不稳定,你神魂归位的时候又破了一次空间,顺便撕出了一小条两界相通的路线,这裂隙就是从这条路线衍生出来的,尘幽谷这地方也特殊,本来空间比起其他地方就不稳定,碰巧裂隙的另一端碰巧就开在了这里。】

裂隙最开始出现的时候是三四个月前,差不多和他来到这边的时间重合。

斯然沉默:“所以现代世界那边也出现了这种裂隙?”

既然裂隙会喷吐出现代世界的东西,那肯定是从那边世界拿过来的。

宝书:【现代世界的空间稳定一点,裂隙不会成形,最多是偶尔出现一瞬,吞个东西就消失的那种,所以你看这些东西吐出来的东西,才会什么种类都有。】

斯然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现代世界的同胞们,如果某天你的东西突然找不到了,那么它可能是偷渡到另外一个世界了……

裂隙这一次的喷吐持续了差不多能有十来分钟,四周落满了各种现代世界的物件,好些林中的野兽不知道受了什么吸引,偷偷摸摸地过来,叼了个东西就跑,隐画不得不指挥着身后的众人把这些野兽给隔开,那些物件收拢收拢,堆在了一起。

一旁的小哈不知为何,眼中又有几分泛红的迹象,隐画察觉到异常,扭头一瞪,小哈瞬间恢复了正常,眼巴巴地摇着尾巴凑了过去。

隐画满脸狐疑,倒也没有再开口阻拦,她忙着检查那些喷出来的东西。

看了全程的斯然有点疑惑,在识海里问:“那这些东西上带着的古怪力量是怎么回事?还能污染生灵的神智?难道现代世界的东西有毒?还是它们水土不服?”

宝书:【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肯定会沾染到空间通道内的些许混沌之力,这种力量本身无害,但对于低等生灵来说过于霸道了,当意识被力量掌控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了。】

不远处,一只垂耳兔满脸凶悍地试图突破屏障,粗壮的后腿在地上一蹬,连石块都给踏碎了。

被混沌之力侵染的生灵,确实力量和攻击性都增强了不少。

斯然有些头痛,没想到这事追根溯源还是他引起的,这也没法袖手旁观了,他问道:“这裂隙要怎么封印?”

宝书:【以你现在的力量,估计要攒个三四天才能兑换到,不过你可以试试汲取些混沌之力啊,这些力量对你来说可是大有用处,修为三连跳哦!】

斯然惊喜:“真的?能跳到筑基不?”

他要用事实证明,筑基不是永别!

宝书鼓舞:【心有多大!梦想就有多大!】

斯然:“干了!”

他雄赳赳气昂昂地迈着步子走到了那堆现代世界产物前,就看到云漠站在一米开外,对这堆不明之物充满了警惕,隐画带来的那些人埋着头在里面翻捡着什么,小哈也屁颠屁颠地凑了上去,帮忙翻着一个大行李箱。

斯然问:“你们在干什么?”

“找污染的源头,”隐画双手交叉抱在身前,“这些物件上带着的诡异力量有多有少,大部分都会随时间而消散……但刚刚负责探查力量气息的人发现,有一丝气息不变的诡异力量却一直存留,我们怀疑,这是污染始终不散的源头。”

她挥了挥手,半空中浮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砸了下来,把一小堆直接摞成了一大堆。

她长叹了口气:“这股力量难以被简单的空间隔绝而阻隔开来,必须得找到污染的源头才行,不然的话,哪怕以后找到办法把这裂隙给封了,还是会出问题。”

斯然看着面前的巨大垃圾山,一阵窒息。

小哈在东西砸下来的时候敏捷地跳到了一边,等这一大堆稳定了,他又干劲满满地跳了过去,抓起一个黑红搭配的瓶子满脸好奇:“这里面是什么?”

说着,他还把这瓶子翻来覆去地摇晃了一通。

斯然瞥到这个格外眼熟的东西,下意识道:“可乐?”

“可乐?”小哈瞪大了眼睛,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斯然:“……”

斯然绞尽脑汁解释道:“因为……你看它,可爱又快乐。”

小哈皱着一张脸把可乐瓶翻来覆去看了一遍,摸到瓶盖处试图扭开:“可爱……好吧,勉强算可爱——啊!”

斯然:“别——”

已经到嘴边的阻止没来得及说出口。

剧烈摇晃之后碳酸饮料在修真界展现出了它的威力,白色泡沫直喷而出,对着小哈的面门袭来,小哈展示出了远超这个年纪的敏捷,侧身一躲,手里的可乐瓶猛地扔了出去。

碳酸饮料扑了个空,只好寂寞地吐着白色泡泡,缓慢矮了下去。

可乐瓶砰的一声撞在地上,咕噜咕噜地朝外流着黑色的液体。

斯然:“……”

有点心痛……他都好久没喝到肥宅快乐水了呜呜……

小哈瞪着眼睛,在可乐瓶子边上蹲了下来,盯了好半天,深沉地点点头。

“不错,作为暗器来说,使用起来还是很快乐的。”

※※※※※※※※※※※※※※※※※※※※

斯然:跨界安利,不愧是我。

喜欢废柴无所不知请大家收藏:(www.resooo.com)废柴无所不知热搜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废柴无所不知最新章节 - 废柴无所不知全文阅读 - 废柴无所不知txt下载 - 执宁之手的全部小说 - 废柴无所不知 热搜小说

猜你喜欢: 上神升级记女帝盛世明君皎娘咸鱼飞升我在横滨收集信仰携手修仙路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八零年代攀高枝暴君入梦我有药啊[系统]天子脚下异界狩魔日常一本正经修仙全家穿越到古代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大人物们争着要罩我一品女医[综名著]带着大平层我穿越了剑宗师妹她手握魔杖天才神医宠妃炮灰修真指南我家师父撩不动花妖仙途凤鉴录敛财人生
完本推荐: 修炼狂潮全文阅读开挂闯异界全文阅读大唐贞观第一纨绔全文阅读来自地狱的男人全文阅读茅山捉鬼人全文阅读仕途天骄全文阅读极品乡村生活全文阅读御天神帝全文阅读妖道至尊全文阅读司礼监全文阅读纨绔世子妃全文阅读修真界败类全文阅读都市之万界至尊全文阅读不死武尊全文阅读花香满园全文阅读一代天骄全文阅读邪医毒妃全文阅读龙血武帝全文阅读系统供应商全文阅读电影世界大盗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太荒吞天诀开普之鹰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网游之九转轮回萌宝来袭:总裁爹地超给力重启全盛时代命之途我能赋予万物本源睡龙之怒人在木叶:开局获得王权剑意武逆全能代课老师柯学捡尸人透视神医在都市隐婚神秘老公全能千金燃翻天诸天神国时代凤啼长安斯坦索姆神豪诅咒之龙重生九零做团宠影帝的诸天轮回咒术回战:开局解锁八绝技天下无敌最佳女婿(最佳赘婿)咸鱼飞升家有萌徒养成中我全校都穿越了这个学渣不简单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废柴无所不知最新章节手机版 - 废柴无所不知全文阅读手机版 - 废柴无所不知txt下载手机版 - 执宁之手的全部小说 - 废柴无所不知 热搜小说移动版 - 热搜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