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热搜小说 >> 废柴无所不知 >> 第五十章

速效救心丹药——已取出。

宁神静气清心符——已贴好。

用来攀附以免摔个底朝天的结实大树——已扶好。

斯然将这些以防万一的保障措施一一确认之后, 带着满心的纠结和不得不面对现实的惆怅外加对现实居然会如此戏剧化的愕然——

三种情绪纠缠在一起,呈现在脸上的,便是一种如同染了墨汁一样的沉重与深邃。

哪怕是在之前面对殷衔的危机情况,云信之也未见过斯然露出这种表情。

当然, 那个时候斯然满脸欢喜占据多数, 但这也能够预示着, 接下来他要说的话绝对非同一般。

云信之定了定心神, 脑袋里边却不住地泛起了各种思绪, 上到惊天阴谋弥天大谎, 下到人际纠葛情意之变,越想越觉得不妙, 整个人顿时严肃了起来,沉声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斯然对云信之这般郑重的态度倒是挺满意的。

越是郑重的话, 心理准备就越是充分, 在接受到这个消息之后,急火攻心出意外的可能性也越小, 这速效救心丹派上用途的可能性也越小——能省则省,是不变的真理。

顶着云信之沉思的目光, 斯然先是将除了魂灵玉部分的魂修相关知识简要科普了一番,着重点放在魂修是如何诞生,以及正常魂修若是想要自己从魂界里边出来, 至少也得修练个上百年这两个方面。

魂修在修真界是一个极为冷门的存在, 知晓他们的人也极少, 云信之之前从未听闻过此等存在,一时间倒也是啧啧称奇, 只是这一番话停下来, 感觉都只是常规的叙述, 并无太过于需要注意的地方。

他内心的疑问刚起,就听见斯然格外缓慢道:“每一个魂修都诞生于躯体将死之时,此时他们手心里边会凝聚出一块魂灵玉,这魂灵玉,可以让他们在早期能够离开魂界来到修真界,通常情况下,魂修会把这魂灵玉送给至爱之人,只要在其中输入灵力,便可指引魂修的归来——”

听到这里的时候,云信之那属于剑修的强大直觉已经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妙了,他脑子一乱,感觉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自己忽略了。

“您知道这魂灵玉是什么样的吗?”斯然关切注意着云信之的表情,“它呢是一种淡绿色的玉,差不多小半个巴掌大,造型很特殊,外边是一个环形,里面是两个半圆交错——啊!信云尊者!您没事吧!?”

话还没说完,只见眼前的云信之呼吸猛然一停,血液仿佛从四周倒灌入心脏,再轰然冲入大脑,整张脸在一瞬间的煞白之后,又猛地涨红了一片,捏着大树的手指死死嵌入了树干——

咔嚓。

手扶住的那片树干被硬生生地捏了下来,他踉跄着就要往后倒去,斯然眼明手快地将其扶住,惊叫道:“丹丹丹药——快点喂下去喂下去!清心符呢?贴上去贴上去!一张不够多贴几张!”

啪啪啪,数张符箓被斯然一股脑地糊到了云信之身上,云漠也极为迅速地抓住云信之的手,往嘴上一拍,塞了几粒丹药进去。

多重保险之下,云信之总算是从一时的急火攻心之中缓了过来,一张几乎红到爆炸的脸逐渐恢复了正常。

只是这人好像一时半会正常不了了。

云信之将燕芝送他的那块玉随身携带十余年,每夜必定在手中细细摩挲,对这玉的形状再了解不过了,斯然一描述那魂灵玉的形状,他下意识就对上了号。

再想到燕芝临死前艰难说出的那句话,以及此玉出现的突兀之处——燕芝只是一个凡人,又是从哪里获得的这等充满灵气的玉呢?

一个让他难以置信、不敢相信却又渴望相信的消息摆在了眼前。

和燕芝日夜相处的记忆、燕芝死后那十余年的苦痛以及被这消息劈头盖脸砸来时内心浮现出的懊悔,他像是被人一剑劈成了两半,一时间怔在原地,脑子乱成一团。

这边,总算是把云信之给抢救过来了的斯然擦了把汗,觉得自己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

你看着树、这丹药、这符箓,不还是派上用场了吗?

云信之顶着满身的清心符,在重重杂乱的思绪中杀出一条血路,视线凝聚了几分,眼眸深处藏着一丝脆弱的期待:“所以……阿芝她,是魂修吗?”

斯然给了肯定的答复:“燕芝确实是魂修,那块魂灵玉,也正是她的魂灵玉,信云尊者,您——”

斯然想说,您要不先冷静一下,再找个地方激活魂灵玉,好好和燕芝解释一下。

结果这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云信之瞬间红了眼眶。

年轻模样的云信之肤色偏白,这眼眶的微红便格外明显。

他从怀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了那块魂灵玉,如同至宝一般捧在手心,灵力凝聚了又散去,迟迟不敢注入这魂灵玉中,好一会才颤声问道:“只要输入灵力便可吗?还需要其他准备吗?灵力太多了会不会造成损害?需要控制住吗?”

这般小心谨慎的模样,哪还有半点之前的气势。

斯然:“……”

斯然看着云信之微抖的手,无奈道:“输入灵力就行,只能多不能少,您放心吧,这魂灵玉很特别,结实得很,放心大胆地输灵力吧。”

云信之那凝聚了数次又散了数次的灵力,总算是能够顺畅流入到魂灵玉内了。

魂灵玉触及到灵力之后,散发出一股温润的白光,缓慢地浮在了半空之中,宛如直入灵魂般的冲击感如波纹样向四周荡开,似有飘渺的歌声在耳边回荡。

云信之恍然间仿佛回到了三百年前的那个雨季,他站在南域蒙蒙的细雨之中,与燕芝相识的那一刻。

魂灵玉是一个坐标,是魂修们来往修真界的凭借,这块魂灵玉在被激活了之后,便缓缓地化成一个白色的纹路,深深地刻印在了云信之的心口之处。

下一秒,在一阵剧烈的空间波动中,一个人影逐渐凝实在了云信之的面前。

这是一位二三十岁模样的女子,一头乌黑的长发挽成一个简单的发髻,朴素的木制发簪插|入其中,肤色白净,不施粉黛,唇色也格外浅淡,配上那一身淡青色的长裙,整个人看上去格外的温婉。

云信之当即就僵住了,愣愣地看了面前人好一会儿,眼眶更红了,猛地上前两步就要来一个剑修式熊抱——

轰!

回应魂灵玉呼唤,从魂界回到修真界的燕芝下意识一拳挥了出去,直直地击在了云信之的右脸颊上,骨节与脸颊相撞,却发出了堪比击中巨石的清脆响声。

剑修的脸,太硬了。

燕芝揉着右手,看着被她拦在一臂之外的云信之,也是怔了怔:“……信之?”

云信之连连点头,声音哽咽:“阿芝……阿芝,我——”

“……云信之,”燕芝在确定了面前之人的身份后,那一丝怔愣瞬间消散,她眼眶也红了一瞬,却一字一顿地念道,“云!信!之!”

云信之却傻愣愣地还在点头,笑得跟朵花一样:“阿芝!是我!对不起……我、我这么久才——”

轰!

又是一拳直中脸颊,这次可是专门瞄准了的,只是这分神期修士的躯体太过于结实,燕芝两三拳下去,反倒是把自己的指节给打红了一片。

她默不作声地在那里揉着手,云信之顿时急了,忙道:“阿芝,我把脸变软一点,你打吧,这次绝对不硬的!”

斯然:“……”

这就是剑修吗?

燕芝深吸了几口气,一双温柔的杏眼故作凶狠地瞪了云信之一眼,抿了抿嘴。

愤怒是肯定有的,但更多的还是久别重逢的欢喜和感动,明明在魂界的时候发誓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家伙,但真的见了面,却只剩下了满心如水般的温柔和眷恋。

燕芝的声音轻柔而温和,她有点委屈:“你为什么——为什么这么久才——”

云信之见燕芝眼眶渐红,慌张道:“对不起,我、我觉得这是你送给给我最后的礼物,我一直不舍得用,我每天晚上都拿出来看的,我很珍惜这块玉,一点灰尘都没沾上,系着玉的绳子都换了好几根,这玉都一直一点磨损都没有,特别新,真的……”

不说还好,这每说一句,燕芝的脸色就难看一分。

兴许是触底反弹了,在云信之说完后,燕芝反倒是笑了。

只是,这笑容却有点凉凉的感觉。

她深吸了一口气,唰地一下从腰间扯出一根纯白的鞭子,鞭梢“啪”的一下甩在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

燕芝压抑已久的怒火,终于在云信之絮絮叨叨“我这玉真的保存的特别完美”之中爆发了出来:“云信之!你——你到底有没有脑子!你这个混蛋!混蛋!”

云信之一脸茫然:“阿、阿芝?”

这个时候,斯然已经极有眼色地拉着云漠悄悄地溜了,把这场燕芝暴打云信之的场合留给他们二人。

还好这是在鸣悬峰,其他弟子也散去了,暂时没其他人看到信云尊者如此遭遇,云信之也可以安安心心地受了这顿打——二人仍旧相爱,只要这怒火发泄了出来,之后不就好了。

不过燕芝这些年似乎修炼的确实不错,都走了挺远的了,那鞭声还隐约能够听见。

斯然本想着跟往常一样,坐着小白鸟回临观峰,但他这次来的时候,是被墨剑快递过来这边的,而鸣悬峰比较特殊,也没设立小白鸟出租点。

他站在峰边沉思了还没几秒,就感觉腰间一紧,整个人瞬间腾了空,被云漠揽着腰身放在了墨剑上边,直接就双人御剑飞行了起来。

斯然身量比云漠小上一圈,此时正站在云漠身前,两个人贴得极近,像是被他搂在怀中一样,连呼吸都仿佛沾染了些许剑修身上的气息。

这还是斯然第一次正经的御剑飞行,之前玉清丹事件时被柳思锐和云漠夹在胳膊下不算,后来被墨剑快递到鸣悬峰也不算。

半空中的风被灵力隔绝开,斯然小声道:“这不太好吧?”

没听说过剑修还会无端带人一同飞的啊。

“反正都上了,”云漠低声道,“一次两次有区别吗?”

斯然:“……”

不是,这话听上去是不是哪里不对?

其他的不说,墨剑的速度确实快,这临观峰一晃就到了。

斯然一头扎进洞府之中,浑身上下的疲惫感瞬间爆发了出来。

他倒在床上,睡了个昏天黑地,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顶着一头乱毛,浑浑噩噩地飘到树下,刚想跟之前一样掏出摇椅,却想起来这些椅子都扔完了。

他又下意识地想去看练剑的云漠,才想起来全宗警戒令已经解除,云漠也不用在临观峰上练剑了。

斯然愣了好一会儿,才又缓缓地飘回了洞府之中。

习惯是真的可怕。

没了云漠练剑偶尔的感召,斯然是真真切切地成了一条风干的咸鱼,每天不是睡觉吃饭就是调戏宝书,时不时地翻看着之前暴富时候记下来的高阶知识。

比起习武战斗,他更喜欢宅在洞府里面看书。

这一咸就是整整七日,这天上午,斯然照例出门溜达片刻来完成今日的全部锻炼,就看到天边一道火红色光芒划过,等靠近了些,才看到云信之搂着燕芝,二人站在同一柄剑上,缓缓地落了地。

神仙眷侣总是让人羡慕的,斯然心道,看来这一对总算是圆满了。

云信之带着以往都没有的那种幸福且傻的笑容,整个人身旁都像是开满了粉红色小花一样,反倒是燕芝,看上去格外的沉静与温和。

她缓步走了过来,看着斯然,轻声道:“你好,斯然,信之都跟我说了,非常感谢你的帮助,若不是你,我不知还要多久,才能和信之相见。”

斯然轻轻挠了挠侧脸:“没事,碰巧知道了而已。”

燕芝轻声笑了笑,她容貌只能算是中上,气质却是绝佳,这一笑,充满了令人安心的感觉:“我能叫你小然吗?你和漠儿的事情,我也知道了,他从小性格便不易亲近人,你们能够相遇,我真的很开心。”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征求他的同意后再叫小名的,斯然顿时好感倍增:“可、可以。”

不过他心想,和云漠的事情?什么事情?

燕芝却并未在这个话题上细说,斯然也不好去问,不过很快,他便将这个疑惑抛在了脑后。

燕芝是一个极其温柔的人。

她的身上充满了斯然对于母亲的一切幻想,说话永远都是格外温和而平静,任何不明白的、有误会的事情,她都会直接地摊开来细说,能够在当下解决的问题,从不拖到明日。

燕芝还极其擅长各类手工活,她不知从何处听闻,斯然用的是好几张床拼接在一起的加长版大床后,便制作了一张完整一体的真·加大版豪华大床,甚至还征求了斯然的意见,刻了他喜欢的花纹。

燕芝还极其擅长做饭,斯然告知了她红翅金尾鸟的烹饪方法后,她便料理出了一道道味道又好了不止一个档次的鸟肉大餐,比起斯然和柳思锐之前那种水煮火烤的原始方法不知道好上多少!

“啊呜!”柳思锐扯下一块鸟肉,满脸幸福地咀嚼了一番,直到咽下了肚才舍得开口道,“信云尊者也太幸运了!有那样一位超级好的夫人!”

燕芝的存在,云信之并未遮掩,却也并未刻意告知他人,但是他满面春风的模样实在是太异常了,很快,整个剑宗便知晓了信云尊者那位念念不忘的爱人归来之事。

众人虽有好奇,却并没有过度探究,剑修们在个人隐私的把握上一向很注意分寸。

至于柳思锐,是在某一次偷渡红翅金尾鸟来临观峰时,被燕芝作为魂修的感知力逮了个正着。

而后,在尝了一顿她烹饪的红翅金尾鸟后,这好感度便直接来了个三连跳。

今天这一顿,是燕芝烹饪好了之后,用保温食盒送过来的。

燕芝似乎极其热爱给斯然和云漠送各种吃食,每次都是两人份的装入一个大盒之中,有些吃食不好分开,斯然便只好端着食盒去云漠洞府里面,二人面对面坐着一同吃。

久而久之,在邻居的基础上,他们还成了一个定时的饭友。

当然,每次烹饪了红翅金尾鸟后,燕芝还会多留出一份给柳思锐,这鸟的养殖计划都是他一人在负责,那么多只鸟要从灵兽森林偷渡过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吃饱喝足之后,柳思锐满足地喟叹了一声,三两句闲聊之后,话题一拐,便拐到了最近惹得剑宗弟子们都躁动起来的大事之上。

根据斯然看小说的经验,这能调动起整个宗门积极性的无非就是各类大比和秘境,最近这剑宗的大事,便是聆仙境的提前开放之时。

相对于其他秘境来说,聆仙境是个很奇葩的秘境。

这里的奇葩,是个褒义词。

秘境向来都是充满了危险,不仅要与秘境斗,还要与人斗,危机与机遇并存,哪怕最普通的小秘境,也免不了修士陨落之事,遇上凶险点的,这每一寸泥土,都浸透着修士的鲜血。

但这聆仙境不同,它有一个极其奇特的死亡排斥机制。

这个秘境仿佛有一个特殊的检查功能,在秘境中若是受到了致命一击,便会被秘境所察觉,主动排斥出秘境之外。

此举虽然并不能完全避免历炼修士的死亡,毕竟还有不少修士离开秘境后,重伤不愈而亡,但比起其他秘境来说,实在是好太多了。

聆仙境仿佛是专门为了修士历炼所生,其内充满了各式具有挑战性的灵兽和充满诱惑的宝物,从灵植灵器丹药,再到各类上古传承,应有尽有,再加上那奇特的死亡排斥机制,顿时成为了修真界内最令人向往的秘境之一。

不过,也不是想去就能去的。

聆仙境对修为和年龄都有限制,要求年纪不得超过百岁,修为不得高过元婴,每人只可进入一次。

饶是如此,每年进入这秘境的人数,也是格外的多。

此秘境通常是十年开启一次,上一次开启还是在七年前,这次不知为何,提前了三年,也让很多有些措手不及。

这种感觉就有点像,本来就赶时间在复习了,突然又被通知考试日期提前了一样。

柳思锐滔滔不绝地向斯然解释了一番,斯然一边听着,一边看宝书给出的介绍,对这个聆仙境有了些许了解。

柳思锐格外兴奋:“听说这一次,好多师兄师姐都准备去,像云师兄、谢师兄,他们修为在这秘境内肯定都算是高的,此次一行,绝对能有不少的收获。”

斯然想了想,剑修通常都能越阶挑战,云漠也早已金丹期大圆满,距离元婴仅一步之遥,只要不遇上元婴巅峰之人,横扫秘境还不是容易的很。

他点点头,表示同意。

柳思锐继续道:“我本来准备下一次再去的,但最近我的剑正好需要重锻,缺了几块重要的灵矿,反正迟早要去,不如这次就去里面碰碰运气……对了,你这次去不去?”

筑基期是可以去这个秘境的了,柳思锐也差不多筑基期,距离金丹还有一点距离。

斯然想都没想:“我不去。”

闯秘境的事情和咸鱼有什么关系?

“也是,”柳思锐想了想,“刚进阶筑基,还是再等个几年比较好,你可以下一次,或者下下一次都行,这秘境内可有不少好东西呢。”

斯然微笑不语。

闯秘境是不可能闯秘境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会闯秘境的,也就靠吃吃老本维持一下生活这样子。

带着这样轻松的想法,在一众剑宗弟子紧张地考前……秘境前抱拂脚的时候,斯然显得格外悠闲且自在。

当然,同样看不出来紧张之色的还有云漠。

哪怕距离秘境开启只有一日,他依旧是按照往常的步调,出门练剑回洞府面对面吃饭,还抽了点时间出来,稍微修改了一下斯然拿出来的墨剑十二月换装第一套的剑鞘图纸。

秘境开启那天,斯然还特地去围观了。

这聆仙境除了位于中域的那一处主要外,只要取了开启点处的空间碎片,便可制造出一个全新的秘境入口,剑宗这样一个大宗门内自然有一个,就在剑宗边缘处,曾经著名的跳崖圣地之旁。

聆仙境的入口在悬崖旁的一处宽敞空地之中,是一片模糊的黑色漩涡,想要入秘境者,只需要站在漩涡之前,若是符合要求,此人身上便会亮起白光,被入口吸入其中。

剑宗弟子不算多,这次到场的差不多有百来个人,符合要求准备闯秘境的,也就二十来个,大部分都是来看热闹的,还有十来个摇摆不定,在门口踱来踱去,想进又不敢进,一时间格外纠结。

这番热闹斯然看得是格外开心,还掏出了一包瓜子,用纸折了一个临时的垃圾篓,站在那里就磕了起来。

热闹总是不会少的,不远处就有一个留着一头短发的小兄弟,和另外一位明显大了几岁的大兄弟在进行着激烈的拔河角逐。

大兄弟把小兄弟往秘境那边扯,小兄弟抵死不从,两人拉锯了好一会儿,这位小兄弟的袖角被大兄弟硬生生地扯断了。

这力道一松,那位大兄弟噌噌噌地后退了好几步,撞上了秘境入口,白光一闪,就被吸了进去。

逃过一劫的小兄弟一脸掩饰不住的喜悦,还非得悲痛道:“……哥,哥你咋进去了呢?”

一旁的斯然实在是忍不住了,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乐极生悲,这一笑便把一粒瓜子壳给卡进了嗓子眼,斯然一阵剧烈地咳嗽,好不容易才把这瓜子壳给咳了出来。

这小半个瓜子壳在地上蹦跶了两下,被小兄弟激动时无意识外放的灵力所扰动,轻飘飘地又往前面飘了一段,正巧落在了秘境入口前面。

一阵奇异的波动后,这瓜子壳上竟是闪起了白色的光,和之前剑修们进秘境前身上的白光一模一样。

斯然冷不丁地看到了这一幕,顿时一愣,心中惊疑不定。

这瓜子壳成精了不成?

瓜子壳在冒出了白光之后,却并没有被秘境入口给吸入,其上的白光倒是慢悠悠地拉长了几分,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一样,顺着那瓜子壳蹦跶的路线一路蜿蜒而来。

它跨过了懵逼的小兄弟,跨过了尘土满布的地面,越过了斯然因为震惊漏下的一粒瓜子仁,最终极为缓慢地碰上了斯然的衣角。

斯然:“……”

等等……

触及斯然衣袍的那一刻,这道白光像是终于追根溯源到了那个源头,一瞬间,斯然整个人便被温和的白光从头裹到了脚,眼前一片炫目的白色,手中的瓜子被他下意识地紧紧捏住。

下一秒,如同那二十多位进入秘境的修士一样,聆仙境入口处传来一阵吸引之力,直接把斯然整个儿给吸了进去。

众人:“……”

所有来看热闹的剑修,都沉默了一瞬,他们看着地上消失的瓜子壳和斯然,陷入了深深的迷惑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斯道友不是不去秘境的吗?怎么就进去了?”

“不知道啊,有谁看到了吗?”

“好像……好像是个瓜子壳?瓜子壳带进去的!”

“瓜子壳怎么带的!?”

“应该是判定的问题?秘境入口把瓜子壳判定成了斯然的一部分?”

传言总是越传越奇异的,当戚封接到斯然莫名被拉入秘境之事,匆匆赶来询问之事,就听见那位小兄弟扯着嗓子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大喊着——

“不好了,戚长老,瓜子壳把斯然给抓走了!”

※※※※※※※※※※※※※※※※※※※※

本章又名:瓜子壳的复仇

发现作话不见了,赶尽补上!这个可是本体!(划掉)

喜欢废柴无所不知请大家收藏:(www.resooo.com)废柴无所不知热搜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废柴无所不知最新章节 - 废柴无所不知全文阅读 - 废柴无所不知txt下载 - 执宁之手的全部小说 - 废柴无所不知 热搜小说

猜你喜欢: 女帝盛世妆娘皎娘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这个苍生有毛病男配求你别黑化纨绔天医[快穿]逆袭成男神八零年代攀高枝星际上将穿到古代后问情不悔敛财人生随身带着淘宝去异界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凤鉴录天子脚下小师妹她天生锦鲤命[穿书]大唐皇子日常在高危世界创业奔小康参商携手修仙路繁花锦绣不及你渣了正道大佬后我翻车了通房宠我家师父撩不动一品女医
完本推荐: 妙手狂医全文阅读神仙微信群全文阅读重生校园:天下男神皆炉鼎全文阅读仙武大帝全文阅读无限气运主宰全文阅读一世之尊全文阅读我的钢铁战衣全文阅读电商穿越七零年代全文阅读校园全能高手全文阅读重生之财源滚滚全文阅读不死武尊全文阅读这个游戏不简单全文阅读重生反派女boss全文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全文阅读大唐绿帽王全文阅读永夜君王全文阅读天才萌宝鬼医娘亲全文阅读都市至强者降临全文阅读诡秘之主全文阅读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一世邪神什么都会的仁王君从拒绝给小舅子买房开始影帝的诸天轮回柯学捡尸人大佬她马甲又A爆全球了隐婚神秘老公修罗武神娱乐超级奶爸御天武帝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黑暗血时代霸婿从轮回开始三国之凤舞九天维度侵蚀者狂少归来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天地生吾有意无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全能代课老师玄幻:开局获取荒天帝模版禁区之狐全球神祇时代我的女儿我的家乡玩家超正义东晋北府一丘八七零炮灰是个狠人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间扶明录女总裁的王牌高手

废柴无所不知最新章节手机版 - 废柴无所不知全文阅读手机版 - 废柴无所不知txt下载手机版 - 执宁之手的全部小说 - 废柴无所不知 热搜小说移动版 - 热搜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