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热搜小说 >> 如意佳婿 >> 第五十一章

刘青决定这一回要大显身手, 因为她娘悄悄到她耳边提醒了她, 说客人送的礼物有些贵重, 叫她一定要好好招待。

她娘所谓的好好招待, 自然是丰盛再丰盛了。

不过刘青心里有数, 她再有心也整不出满汉全席, 还是多花点心思, 最好弄出些花样来。

这么一想,刘青脑子里已经基本确定了菜单,今天家里正好杀猪, 这么多肉当然不能浪费,不过也不能全部都吃猪肉,刘青开始指挥了:“奶, 去河里抓两条鱼, 或者去我师傅家买两天回条也行,多凑两个菜。”

蒋氏是巴不得刘青能多想几个菜, 闻言连连点头:“我这就叫你二哥他们去河里抓, 除了鱼还有什么, 要不要抓只鸡回来炖?”

说是这么说, 想到自己养了那么久的母鸡拿出来宰, 蒋氏心里还是很心痛, 面上便带出了些纠结。

殊不知刘青一想到那些母鸡的口感,就忍不住摇头,道:“不炖鸡了, 留着下鸡蛋罢, 熬汤用猪骨便行了。”

蒋氏当然求之不得了,只是还有些迟疑:“用猪骨熬汤,会不会太寒酸了些?”

“只要味道好,用什么不重要。”

见刘青如此信心满满,蒋氏便也放开了,点头笑道:“还是我们青青机灵,能想出这么多吃食。”

刘青却道:“那是因为咱们家有,我才想得出来呢!”

蒋氏一想还真是,自家条件好,不然换着别人家,就是有这些想法,都不一定吃得上好东西,不由多了几分自豪:“说得也是。”

刘青又道:“不过咱们家光拿猪肉来招待客人也不够,家里不是囤了好几样野味吗,奶拿点出来?”

“也行,我这就去找。”蒋氏说完便出去了。

没一会儿,蒋氏回到灶房,手里已是满满当当,“青青,奶挑了只山鸡,野兔,还有一块野猪肉,都是比较新鲜的,你看这些够吗?”

“够了够了。”刘青看着蒋氏手中的东西,一转眼便定了菜谱,红焖山鸡,麻辣兔丁,和炸猪排,野猪肉她吃过一次,肉质又硬又柴,做成别的还不如吃自家养的猪肉,不过做猪排应该会很有嚼劲。

这般想着,刘青对蒋氏道:“奶,您帮我把这些都处理了,我先炒菜。”

“行,马上给你弄好,都切成块吗?”

“野兔像之前那样的切,山鸡切大块,猪肉要切大切厚的,巴掌大一块最好。”刘青比划了一下猪肉的大小,“切完用刀背敲薄。”

“猪肉切这么大块怎么吃……”蒋氏小声嘀咕了一句,也只是自言自语,她知道自个儿孙女的想法稀奇古怪,已经相信无论如何她都能做好,不需要解释,因此嘀咕完便点头道,“奶知道了,你先去炒菜罢。”

祖孙俩在灶房里头忙活,前头不停的端茶水招待客人的李氏等人,也陆续回了灶房,不消蒋氏吩咐,便自发上前帮忙了,烧火的烧火,切菜的切菜。

李氏想着今儿要炒的菜实在太多,这边招待贵客,那边还有一桌等着吃杀猪肉,少说也要准备十几二十几个菜,自家女儿这小胳膊,真要炒这么多菜估计手都要断了。

自个的女儿自个疼,李氏一忙完便对刘青道:“青青,累了罢?娘来炒,怎么弄你在旁边说便是。”

说着,已经不由分说去拿刘青手中的锅铲。

蒋氏这时才想到这点,道:“是我疏忽了,青青一个人哪炒的了这么多菜,老大家的你先炒几个,等下老二家的、老三家的和老四的轮流换人。”

既然蒋氏点了名让几个儿媳妇都轮流炒菜,刘青也就乐得轻松,没有跟她娘抢锅铲,笑眯眯的往旁边挪了挪,让出主场位置。

厨房里正忙得热火朝天,本来在堂屋的刘延宁忽然进了灶房,刚喊了一声:“奶……”

正忙着监工的蒋氏回头,连忙往门边走,把已经进来的刘延宁往外推:“里头正做饭呢,全是油烟味,你别进来。”

看着自家奶奶一脸如临大敌,好像他犯了什么冒犯一样,刘延宁就有些哭笑不得,微微伸手扶住蒋氏的手臂,正好挡住她把自己往外推的动作,一面笑道:“奶太过小心了,柴米油盐便是生活,孙儿进来并不犯什么忌讳,奶不必如此紧张。”

“怎么不犯忌讳了,你待会儿还要出去陪贵客,带着一身油烟味去怎么行?”蒋氏虽这么说,到底不再坚持要把刘延宁往外推了。

“孙儿过来正是要同奶说一声,景行与声扬第一次来乡野之地,心中不免好奇,我先带他们去周围转转,到午饭时再回来。”

“那赶紧去啊,吃午饭还有大半个时辰,还可以好好逛逛。”蒋氏说完,又想到什么,忙拉住刘延宁问,“对了,延宁啊,这两位公子什么时候回去,会不会在咱们家歇一宿?”

“住一宿恐怕不会,咱们家简陋,他们定住不惯的。”

“这样啊。”蒋氏眼神黯了黯,失望和担忧再一次涌上心头,她忍不住道,“若他们今天就走,咱们回礼也来不及备了,这可如何是好?”

“回礼?”刘延宁想到先前江景行递过来的礼物,顿时了然,也没有深想,道,“景行他们出身世家,注重礼节,送的无非是些点心小食,奶回一些吃食野味便是了,只是礼尚往来,不必太注意价值。”

“倘若只是吃食也就罢了,里头还有一匹极好的料子,我瞧着像是缎子,如此一来,咱家回的礼就不能相差太大了啊。”

“缎子?”刘延宁委实惊讶了,这几个月里,他与江曹二人来往最多,两人行为处事都极有分寸,因此他才想当然觉得他们备的礼物只是些点心吃食,没想到还备了缎子。

这样一来,他们送的礼明显贵重了几分。

比起蒋氏她们头疼如何回礼,刘延宁显然更在意他们的用意。

刘延宁在书院,从未隐瞒过自己的出身和家境,因为与江曹二人交往亲密,也时不时说一说家中的情形,因此对于他的情况,江曹二人比所有同窗都更清楚。

江曹二人很显然也知道,缎子这样的贵重的礼物,他们家回不起,却备了这个,那便是一番心意,并未要他家等价回礼的打算。

刘延宁没想到,平日里甚少表态的同窗,竟然如此看重甚至帮助自己,顿时难免感动。

蒋氏没得到刘延宁的回答,不由唤了一声:“延宁?”

“奶。”刘延宁回神,忙道,“景行和声扬自来大方,乐于帮助其他同窗,虽然这次他们备的礼物略贵重,咱们家尽心回礼便是,不必拘于价值,他们心里也清楚的。”

“话虽如此,可也不能相差太多,不然叫你以后如何同他们相处?”蒋氏抿了抿唇,并没有感到多宽慰。

“无妨,日后回了书院,还有好多日子相处,这回欠他们的人情,孙儿再慢慢还便是,奶不必太过忧心。”

见刘延宁说得坚定,蒋氏这才稍稍放心了,将信将疑的道:“是吗?”

“孙儿自会处理,奶只管放心便是。”刘延宁再一次安慰蒋氏。

他当然也知道礼尚往来,要是这次家里回得礼相差太多,日后相处免不了低人一等,只是自家什么条件,他比谁都清楚,再说长辈供他念书已是不易,他也不能要他们辛辛苦苦攒下的银子,全拿来给他的同窗回礼。

“他们还在等,孙儿先出去了。”刘延宁说着,又一次强调道,“奶,回礼只尽心便是,不必太过勉强。”

“我知道了,你快去陪客人逛一逛罢。”蒋氏点头,掩下了心头的忧虑,催着刘延宁出去了。

刘青一边指挥她娘炒菜,一边还竖起耳朵听着蒋氏和亲哥的对话,见蒋氏跟着亲哥出了灶房,便凑到她娘跟前,小声的问,“娘,哥哥的好友真的送了很贵重的东西过来?”

其实不单单是刘青,李氏王氏安氏她们也全都一心二用,一边忙着手上的活计,一边听着蒋氏的对话,因此见刘青凑到李氏跟前,其他人的目光也全都聚集了过来。

李氏不轻不重的拍了一把刘青的头,“小孩子家家,打听这些作甚。”

刘青摸着头撇了撇嘴,没说话,心里却很不福气,没事的时候就说她是大人了要这样那样,现在有事了又说她小孩子不许打听大人的事,还真是一天一个说法。

蒋氏出了灶房,与刘大爷他们一道,热情的送了贵客出院门,目送着三个风度翩翩的少年郎越走越远,才受贿视线,拉了刘大爷一把,“老头子,回屋一趟,我有事跟你说。”

蒋氏因为着急,直接扯着刘大爷的手臂就往屋里走,刘大爷没挣脱开,不由骂道:“客人还没走远呢,这样拉拉扯扯像什么话!”

“客人又没有回头,瞧不到这里的。”蒋氏头也不回的道。她以往怕丈夫,刘大爷说东她不敢往西,但今儿实在是心急,便没有理会刘大爷的挣扎。

刘大爷见自家老伴非但不放开自己,还敢顶撞,心里一惊,便没有再挣扎,只是嘴上仍道:“老婆子你反了天了。”

待进了屋,刘大爷见着蒋氏小心翼翼把那匹缎子取出来,对蒋氏的不满瞬间烟消云散了,只剩下满满的惊讶:“这……这是那两位公子送的礼?”

刘大爷还认得出包着缎子的蓝花布,那还是他从江公子手上接过来的呢。

蒋氏点点头,刘大爷忍不住伸手,颤颤巍巍的要摸那匹光泽奢华而大气的缎子,指尖还没碰到便备蒋氏拍开了,“别乱摸,你都没洗手,摸脏了咋办?”

“老婆子你今儿还真是无法无天了……”刘大爷悻悻的收回手,低声骂了一句。

蒋氏没有理会他,只道,“这么好的缎子,少说也要数十两银子,两位公子怎么说送就送?”

“你懂什么?这两位公子出身好着呢,我方才听他们与延宁说话,好像还不是咱们这儿人,是从京城来的贵公子!你说进城那地方,天子脚下,从那儿来的能是一般人吗?再瞧瞧他们的穿着,想也知道是大富大贵,估计也没把一匹缎子看在眼里,想送就送了。”

“京城来的贵公子?难怪如此大气!”蒋氏吸了一口气,又恍然大悟的道,“我说他们怎么如此大方,连延宁都叫我不必在意回礼的价值,能准备什么就准备什么……”

刘大爷皱眉:“你去问延宁了?”

蒋氏自然看得出丈夫的责备之意,这会儿她也有些后悔,但还是解释道:“我先前不知道这缎子对他们来说不值当什么,正为回礼而头痛,刚好延宁找我说要带他们出去走走,我就拉着他问了一下……”

“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要拿去打扰延宁,你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刘大爷瞪了蒋氏一眼。

蒋氏诺诺的应了,到底没再为自己辩解。

刘大爷又问:“延宁还说了什么?”

“延宁说没别的法子,备些吃食野味就行了。”蒋氏说完,又补充道,“我只是怕人家送这么厚的礼物,咱们一点吃食就打发了,未免太过寒酸。”

刘大爷又骂道:“果然头发长见识短!回礼看得是心意,又不是价值,人家那出身,你就是把家底掏空了去准备回礼,人家也是瞧不上眼的!”

蒋氏被骂得没了脾气,好声气的道:“那总要备礼罢,他们今天就要回去了,可得赶紧准备起来,你说回些什么?”

“自然是照着延宁说的,多备一些新鲜吃食。”刘大爷说着,眼角余光瞥见蒋氏神色有异,似乎对自己的安排有其他意见,也不等她提出来,便解释道,“你不知道,那江公子和曹公子啊,就喜欢吃咱们青青做的那些吃食,藕片和茶叶蛋,还有上回我跟青青给延宁送去的野兔肉,他们说可喜欢吃了,今儿来咱们家做客,说不得就是为了这个呢。咱们投其所好,不比送些虚有其表的东西更合他们心意?”

蒋氏点点头,但还是有些将信将疑,“他们不是客套话吗?人家从进城来的贵公子,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怎么被这点小东西迷了眼……”

“那你就不懂了,山珍海味,时时吃也就不稀罕了,反倒是咱们青青脑瓜子厉害,时不时想出些吃食,连他们都没吃过,既新鲜又好吃,当然更叫人感兴趣了。”

“那行罢,我待会儿去找青青,问问她能不能再做些方便送人的吃食。”

“尽管叫青青多备些能够当零嘴的吃食。”刘大爷说罢,似乎想到什么,沉吟了片刻后,又道,“不过光准备吃食也不好,上次不是得了一块牛皮吗?虽然不大,但是做一双皮靴还是够的,你去找出来当回礼罢。”

蒋氏先前还各种担心回礼太寒酸了,现在刘大爷出了主意,她又有些舍不得,忍不住道:“不能换个别的?这牛皮可是好不容易得来的,我还想过几日请人给延宁做一双皮靴呢。”

“我能不知道吗?要是还有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哪能把这牛皮送出去?”刘大爷瞪了蒋氏一眼,不耐烦的道,“叫你拿你就去拿,这么啰嗦,以后有机会再给延宁买一块便行了。”

蒋氏忍不住反驳道:“你说得容易,若不是正好咱们在镇上卖茶叶蛋,那人想吃,才用这块牛皮换了咱家的茶叶蛋,等闲谁家跑去镇上卖牛?”

不过蒋氏也只是嘴上抱怨,刘大爷发话了,她还是立刻开了柜子把牛皮找出来,仔细包了包,又把江景行送来的包裹拆下来装自家送的回礼,看起来总算体面了些,蒋氏这才满意了,把东西收拾好,才关门去了灶房。

灶房里,李氏已经换下来了,轮到王氏掌勺,刘青一丝不苟的在旁边指挥:“二婶,可以多放些油,油热了再把野猪肉一块一块放下去,两面煎成金黄就可以出锅了。”

蒋氏在旁边看了会儿,见刘青把步骤都说完了,才放心的拉了刘青的手臂,低声道:“青青,你过来一下,奶有事同你说。”

刘青先前眼角余光就瞧见,她奶这次再回灶房,脸色已经不像先前那般心事重重,反而多了一份轻松,想必难题已经解决。因此刘青也不担心,乐呵呵跟着蒋氏到了一旁。

“你哥哥这两位同窗过来,还准备了贵重的礼物,咱们也要回礼,没什么好送的,好像他们喜欢咱们家做的那些吃食,奶的意思是叫你多备些方便送人的吃食,全当作回礼,你可有想法?”

“若是我做的吃食他们真喜欢,这样备礼也好,就是不知道他们的口味?”

“我听你爷说,你们上回送给你大哥的吃食,他们也尝了,都很喜欢呢。”蒋氏笑眯眯的道,“因此我想,上次做的那些吃食,这次也可以备一份,然后再看看添些别的。”

刘青想了想,道:“上次送的是麻辣藕片,梅菜扣肉,香辣兔丁和茶叶蛋,这次我可以再做个猪肉丝,当零嘴吃。”

蒋氏点头,又问:“还有别的吗?”

刘青心下诧异,这么多东西她奶还觉得不够?但刘青没有问出来,她仔细想了会儿,一时匆忙,倒是想不到还有什么能当零食的小吃,干脆道:“咱们准备这么多熟食,他们要是吃不完,多放几日就要坏了,倒不如再送点腊肉腊野鸡这些,说不定他们过年还能吃这个。”

听刘青说得在理,蒋氏自然也认同,当即笑道:“行,就准备这些罢,这几样小菜我待会儿叫你婶子他们去弄,不过你说得那个什么猪肉丝,就只能你自个儿动手了。”

“奶放心,吃完午饭我就做这个。”

祖孙两正商量着正事,冷不丁一个洪亮的声音自门外传来:“青青,鱼抓回来了,好大一条草鱼呢!”

刘青便看了蒋氏一眼,蒋氏笑道:“行了,想看就出去看罢。”

于是刘青便出去了,刚走到门口,刘延林已经拎着木桶走过来,刘青冷不丁低头一看,滑不留手的东西在桶底摆动,刘青被吓了一跳,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指着刘延林道:“不要过来!”

刘延林一头雾水,还是蒋氏走近瞧了一眼,忍不住笑道:“多大的人了,连黄鳝都怕。”

刘青一点都不心虚,抗议道:“谁叫它长得跟蛇一样。”

刘延林这才恍然大悟,跟着蒋氏一起嘲笑刘青:“只是长得像罢了,黄鳝又没毒,被它咬了也没事。”

说着,刘延林往前走两步,试图让刘青接受桶底的小家伙。

刘青吓得又退了两步,连连摆手:“别过来,你们把它处理了,切成小拇指长的一段一段。”

刘延林见她是真的怕,才停了脚步,点了下头,又问:“鱼要怎么切?”

“抓了几条鱼?”

“两条啊,一条草鱼,一条黄鱼。”

刘青让刘延林把黄鱼抓出来给她看了大小,顿时有了主意,道:“草鱼切成鱼片,跟上回的一样,黄鱼只要去鱼鳃鱼鳞鱼肚,其他的我来切。”刘青心想着既然蒋氏他们如此重视今天的客人,她更要花些心思了,不知道松鼠鱼他们吃不吃得惯。

*************************************************

刘家今天备了两桌,因为江景行和曹声扬身份实在不一般,怕自家村里那些汉子说话举止没个分寸,冲撞了贵人,干脆就分了两桌吃,索性另外一桌是来吃杀猪肉的,准备一桌子的猪肉,就够他们吃得满嘴流油了,也没什么厚此薄彼的。

只是刘家好久都没这么热闹过,碗筷和桌椅都不够,去隔壁借了好多东西来,那一桌杀猪饭就摆在院子里,中午太阳好,院门关起来风倒也不是很大,一群壮汉喝酒吃肉,吃得浑身发热,更不觉得冷了。

比起院里那一桌,堂屋就显得十分和风细雨了,江景行和曹声扬颜值高,举止优雅,吃饭的动作看起来都十分享受,刘大爷他们见了,自然也不好意思太过粗犷,一个个收敛了举止,变得斯文起来,刚上桌的大菜,不久没人抢,反而各自斯文有礼的谦让着。

虽然自家习惯食不言寝不语,但是入乡随俗,刘大爷等人时不时在旁边劝菜劝酒,江景行和曹声扬自然也应几句,此时见蒋氏带着大孙女进进出出的上菜,便道:“刘奶奶,不必张罗了,叫大家一起吃饭罢。”

蒋氏被江景行喊一声奶奶,顿时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连连道:“锅里还有两三个菜,上完了我们就去吃饭,你们慢慢吃,不必管我们。”

江景行瞧着蒋氏身后的小姑娘,今儿大半功夫都瞧见她在他们眼前晃,反倒是自家同窗的亲妹妹,除了刚过来时碰到了一次,之后人影都没瞧见,这时便忍不住转头看向刘延宁,问道:“延宁,先前在村口碰到的那个小姑娘,怎么一直没看到她了?”

“江公子问的是青青?”不等刘延宁回答,刘大爷忍不住先问了,心里既惊讶又惊喜,他就说这个孙女有造化,同样的年纪,大孙女来来去去,都不知道露了多少回脸,贵公子印象更深的,还是就碰了个面的青青。

可见姑娘家也要聪明懂事,更容易叫人留下好印象。到以后相看婆家,也更有优势。

刘大爷倒是没想着这贵公子能瞧中自家孙女,不说人家这出身和地位,自家孙女再能耐,现在也不过是十来岁的小姑娘,长得是玲珑可爱,但还没长开呢,说这个为时过早。

但刘大爷还是忍不住激动,能被贵公子记住,可见自家孙女是真的出色。

刘大爷问完,才想起来对方应该不知道青青的名字,便张嘴准备介绍,却不想江景行已经点头,笑道:“常听延宁说起令妹,今日一见果真机灵可爱,只是从进门起,便没再瞧见她了,一时有些疑惑。”

“青青在灶房做饭呢。”蒋氏想也没想的道,“待会儿做完饭,我叫她过来。”

江景行诧异的挑眉:“这一桌菜,都是小姑娘做的?”

“是呢,这丫头就喜欢琢磨吃食,那想法还真是稀奇古怪。”蒋氏觉得这些菜式都是孙女想出来的,她也都会做,只是小孩子体力不够,做不了这么多菜,才叫其他几个儿媳妇掌勺,但跟孙女做出来的也没什么区别了,因此回答的十分肯定。

江景行是真的惊讶了,以前刘延宁常把他妹妹挂在嘴边,江景行不是不信,但觉得以刘延宁妹控的程度,他说的话估计只能信个七八成,再说就算这样,也显得小姑娘很能干很不一般了。

没想到刘延宁一个字都没有夸张,小姑娘能干的超出了他的想象。便忍不住笑道:“看来还是延宁有福气,真叫人羡慕。”

刘延宁先前还本能的警惕起来,觉得江景行对自家妹妹的关注太多了,他到底跟江景行相处的时间不短,这人看着温文尔雅,对谁都一副和风细雨的样子,实则云淡风轻的很,如果说曹声扬是言语举止中让人觉得不近人情,那江景行就是骨子里透着疏离,两人关系好得同一个人,可见其本质也是同一类人。

因此,数着江景行今日一共旁敲侧击的打听了自家妹妹三回,刘延宁便开始警惕起来,看江景行的眼神活像他要跟自己抢妹妹一样,正准备说点什么转移他的注意力,没想到江景行只是随口问问,这句话一出便是要结束这个话题的意思了,刘延宁便同泄了气的皮球,放松下来,笑着回应了一句。

午饭还在继续,蒋氏领着刘雅琴,一脸喜意的回了灶房,刚踏进门便忍不住道:“江公子可喜欢咱们青青做的菜了,还夸延宁有青青这个妹妹有福气呢,我就说青青是咱们家的福星。”蒋氏想着,江公子羡慕延宁有青青这样的妹妹,不就是羡慕他们家有这样的孙女吗?福气自然也是他们刘家的福气了。

蒋氏这话把正在忙活的众人给惊呆了,这回连李氏都淡定不起来,忍不住问了一句:“娘,那位江公子真的这么夸咱们青青?”

“那当然了。”蒋氏挺着胸脯,自己养出来的孙女被贵公子赞不绝口,比贵公子喊她一声奶奶还让她激动,“江公子夸青青聪明伶俐,还炒得一手好菜,可喜欢咱们青青做的菜了!就连那个曹公子,看起来地位特别高贵,在咱们家这种简陋的地方都显得委屈了他,可吃饭的时候,照样埋头大吃呢,这不是喜欢是什么?”

王氏切到一半的菜,不由停了下来,问蒋氏:“娘,那江公子还说了什么?我们雅琴这么懂事,一直在堂屋忙活,江公子他们有没有夸一夸她?”

蒋氏翻了个白眼:“他们可是从京城来的贵公子,见多识广,你以为要入得他们的眼这么容易,什么人都可以?”

王氏被这么一讽刺,虽然蒋氏未必是有心,却也让她的脸色一瞬变得难看,正准备为自己女儿抱不平,蒋氏已经摆了摆手,催道:“你们手脚麻利些,把剩下几个菜炒完,青青待会儿随我去前边吃饭。”

众人应了一声,又开始忙碌起来。

李氏若有所思的看了王氏一眼,她本来还没深想,方才听王氏的问题,才明白了妯娌的用意,难怪今儿那般积极,叫她女儿进进出出的忙活,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没想到王氏不光胆子大,眼光也高,还当她女儿是天仙不成,连江公子和曹公子这般的人物也敢肖想!

幸好客人就在他们家待半天,下午就要离去,闹不出什么大事来,不然以王氏这般不安分的样子,自家儿子少不得就要在同窗跟前没脸了。

想到这里,李氏脸色微沉,决定找个机会同儿子和公公提一句,王氏有这样的胆子,以后儿子再带同窗回来做客,可得仔细盯着,别叫她闹出笑话来。

至于蒋氏,李氏还真没想同她说,说了也没用,就她婆婆这性子,没过几日又给王氏哄住了。

因为对王氏母女心生警惕,蒋氏提出要带刘青去堂屋吃饭的时候,李氏便没有反对,她想着让女儿去也好,叫那两位公子知道,他们刘家的姑娘还是乖巧懂事的,并不都像刘雅琴那般出格。

刘青还得感谢江景行和曹声扬,这两人带着刘家其他人都变得斯文起来,于是等她炒完菜上桌的时候,每个盘子都还留了不少菜,头一次啊,刘青差点就感动的泪流满面,跟着蒋氏在她旁边坐下,端起碗就开始埋头吃饭。

这一顿饭也算是宾主尽欢,吃了一两个时辰,酒都不知道喝了多少壶,好在都是自家酿的米酒,不需要钱。

院里的那桌早就收桌了,堂屋这桌吃完饭,歇了小半个时辰,眼瞧着天色暗下来,江川去牵了马车过来,准备动身回城了。

刘大爷抱着满满当当的东西,一路把人送到村口,才把回礼送出去,江景行本来想接过去的,刘大爷乐呵呵的笑道:“这东西有点重,我帮你们放到车上去。”

江景行挑了挑眉,看着刘大爷说完已经去放东西了,只当他是热情过度,倒也没多说什么,同刘家人一一告了辞,这才上了马车。

马车渐行渐远,刘家人还没回去,一直目送到瞧不见马车的影子了,这才依依不舍的回了家。

江景行也放下了帘子,轻笑道:“延宁的家人还真是热情呢。”

曹声扬也挑了挑眉,道:“唔,还算是不虚此行。”

“得了便宜还卖乖。”江景行淡淡的瞥他一眼,似笑非笑,“你在延宁家中的食量,比以往可大了一倍不止。”

曹声扬只是扬着眉,没吭声,江景行却不知道想到什么,又笑道:“早知道应该再加一匹缎子的,粉绿色更显得活泼可爱。”

“啧,真婆妈。”曹声扬摇着头,拎起小茶几上的包裹,虽然一拎发现包裹出乎意料的沉,但他眼皮也没眨一些,将东西放到膝盖上,一边慢条斯理的拆开,一边漫不经心的问,“考察得如何了,打算怎么同三叔说?”

喜欢如意佳婿请大家收藏:(www.resooo.com)如意佳婿热搜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如意佳婿最新章节 - 如意佳婿全文阅读 - 如意佳婿txt下载 - 清越流歌的全部小说 - 如意佳婿 热搜小说

猜你喜欢: 我家徒弟又挂了黑沼蝶11处特工皇妃娇藏大魔王娇养指南收小弟的一千种方法[修真]不为红尘不为仙女帝直播攻略天才神医宠妃魔尊也想知道天命凰谋师父又掉线了天师打假协会龙族契约神秒秒的咖啡店保卫国师大人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穿到天上当神仙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拒生蛋:我的七条蛇相公!一仙难求棋魂同人 季家小四绝魅七小姐重生之神医嫡女血嫁
完本推荐: 我的女友是丧尸全文阅读穿越全能系统全文阅读黄金遁全文阅读重生之神级败家子全文阅读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全文阅读武魂弑天全文阅读全能游戏设计师全文阅读少年药王全文阅读符皇全文阅读都市邪王全文阅读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全文阅读超级全能巨星全文阅读逍遥小书生全文阅读三国之席卷天下全文阅读主角猎杀者全文阅读十方神王全文阅读帝凰之神医弃妃全文阅读系统供应商全文阅读武神空间全文阅读修罗战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末世胶囊系统狂探仙王的日常生活魔门败类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第一赘婿我的贴身校花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家有悍妻怎么破全球影帝造化图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吾家娇女超级学神万古最强宗三国重生马孟起混元天书战天龙帝武神皇庭叶安盛唐小园丁女神的贴身男秘婚后忽然得宠超强兵王在都市暖君瓦罗兰英雄联盟传说无垠巧为农家女厉害了我的原始人始法时代第二部

如意佳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如意佳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如意佳婿txt下载手机版 - 清越流歌的全部小说 - 如意佳婿 热搜小说移动版 - 热搜小说手机站